大我my天使

❤大我是天使啊

完结了呢,结局是好是坏我也不知道2333

最后一章节居然还要黄桑粑粑来背了个锅真是过意不去

谢谢那些不嫌弃我的好盆友们你们都是好人【大拇指

让我们高举黄火大旗永不倒!!!

惯例来两句:

如有雷同纯属我的错

感谢度娘百科对本次的大力赞助 爱你么么哒!




6.



那时他们还比现在年轻,太子的眉眼比现在要稚气和易动容,喝上几壶加之彼时诸事相叠,火神大我见人奔自己嘴巴就过来了,揪下腰上的青玉往人身上一摔,落在黄濑凉太上好的袍子褶里,被捡出来。

火神大我站立起来,义正言辞,“太子妃虽治罪下牢,可你这礼在礼数也要在,君臣之重,岂是朝朝暮暮私情能比?刚刚本太子当没发生过,我也不乐意罚你冰天雪地里跪着去。”

黄濑凉太不听,也起来,长身玉立,手一甩把玉掷向地面,那玉偏巧磕碰在荷塘沿儿上,应声从中劈断为两截,这边黄濑凉太中邪似地扑过去,命都不要的半扭打起来妄图强迫火神大我。

太子急了,骂他不想活了也还是不听,火神大我不是抗不过他,这下真气着了,使了几下力把人制住,正待发怒,黄濑凉太却扭着脸问他,

“殿下当我是什么?君臣?殿下记着那年七夕说过什么来着?说完就去大婚……殿下,”黄濑凉太哽着声音,“殿下是想我怎样才好?”

这话说得哀切,火神大我是软心肠,可想着父皇已察觉,硬是背过身,喊人进来吩咐带去殿外罚跪。

天寒地冻,屏风后火神大我只盼着外面的人快点示弱,只要他往雪地里一躺那便可以回家休养了,不会有人为难,也不会说不过去,然没想到黄濑凉太这次倔了起来。

火神大我坐不住,想想又不能出去,干脆上小天井扒拉雪堆,觅得半截断玉,想到兴许是那人趁自己不注意捡了另半截,一阵心酸,便是放进了随身装护身符的绸袋子里。

结果绸巾袋子被握在手里,从天亮到天黑,黄濑凉太才终被人抬走。

 

黄濑凉太眯着眼趴在桌上,他现在承认自己醉了,他只有在醉了时才会想起这些乱七八糟的往事,可还能听得进太子絮絮低语。

“……可父皇惧你黄濑家官做的太过势,对你又有忌惮……”

所以他罚他跪雪地撇清,所以他要娶他唯一的妹妹给父皇定心,所以他要他下江南为削掉他黄濑家在镐京的后继人呀。

“我也只能如此。”

只能如此……

“那断玉的当票你要小心存着,待你到江南会有张画给你送过去。以后离得远,我恐关照你不及,这边的事儿也还没个定数,若有万一,你带画去鑫和当铺任一家店面做押,可支黄金万两;若是赎玉,我便会知你有难……”

接下来的话不知是不是还有,黄濑凉太抱着乍疼的脑袋昏昏人睡,什么都不记着了。

 

大年初一,江南飘冷雨,使路面湿。

黄濑府一早翻天的热闹,管家仆佣上下忙活,牌匾都绕了红,门口更挂起两盏纸灯笼。

黄濑凉太打着油纸伞在偏门处打点了快手快脚差来物件的下人,粗布包着的画轴卷在怀里,黑毡靴落了水点浮在毛面儿上,因了脚步快,倒是几步就给甩掉了。

这热闹里,他避着众人闪身进书房,掩好门,拨开的粗布,露出两层厚实油纸,因有些硬凑着烛火烤了烤才全剥下来,然后是淡紫色的精织绸子,再打开,就是乌骨黑的双轴卷,透着澡黄的宣纸,捏在手里又薄又脆似地,却有些分量。

黄濑凉太小心翼翼拉开活结,生怕一个闪失弄出点什么岔子来,将轴子搁上书案展开。

是副水墨画。

画里是个男人,眉眼线条凌厉,神色却柔和,望着脚下池塘里一朵欲绽的荷,露着惬意的笑,杏黄衣衫爬墨绿的边儿,腰间一块白色杂玉坠子。

黄濑凉太不知道,他眼里的自己是这般的。

手指抚上贴边儿的题字,随即收回抹了下眼。

--生有涯,缘无份,总有聚时,待相知。

字下无名,只字体清丽匀称,弯钩又带熟悉的厚重钝笔。

忽的断然忆起醉酒那夜他最后几句低声自语,异常不真切的跟着明镜起来。

--给自己,我求个盛世华朝,给你,我只望一世岁月静好。

岁月静好,岁月静好。

别人眼里天下是他的,可黄濑凉太眼里,他才是天下的。

饶是通透了岁月,也无法是他黄濑凉太的,但求不得,那便只望一片静与好。

 

旧年已去,新年初至,街上热闹的很,老百姓的碌碌百态反而真性情,不像他府上,被各家出人的访客烦着、绕着,被琢磨着这新任的总督到底好个什么,才好巴结。

门外时有六抬轿的起落,前厅常有素未谋面的朝官侯着一场场周旋。

窗外庭院重重,虽不比镐京黄濑家的大宅,却也是除了这个书院什么都看不到的,院落一角栽着秃的桃花树,让这一片热火朝天中的小书院更显偷得半刻闲。

可黄濑凉太却仿佛看得透这墙,看得过那路,看得穿千里迢迢的山途,及那护城的一湘沥水,丈高的朱红新漆宫墙,看得见几日前太子大婚的礼事上,他缓缓御马于帝王道,受旁的礼待,得万民祝福。

他和他,朝朝暮暮含情,日日夜夜思慕,却无始更无终,只得不过种种譬如昔。

而此刻,相隔他的半个天下,兴许此生再难得数见。


——————————-END————————


评论 ( 2 )
热度 ( 2 )

© 大我my天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