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我my天使

❤大我是天使啊

讲真要不是花花说我再不填坑就得开新的...我可能会忘记啊哈哈哈【滚

此章新增黄濑爸爸和火神爸爸人物一枚 名称是我瞎起的2333

好长时间没填坑我都忘记人物名字都是啥了ORZ

此章之前我在b站看靖苏所以可能会有些感情是虐虐哒

如有雷同纯属我的错

依旧感谢度娘百科对本次的大力赞助 爱你么么哒!

 

5.

 

东宫热闹,黄濑府衙更是热闹,这几日刚接了旨,新出炉的江南任总督的黄濑植村夹在这热闹间笑笑。旁人看着羡艳,长子升官,长女进宫做太子妃。

明儿个是小年,冬天里张灯结彩的铺着大红,倒显得没那么冷清了,退了朝往小幸子那儿去,被告知给皇后娘娘请安去了,踌躇着是坐下等,还是这么回去,府上年货虽齐全了,可还没怎么理,明天也不知准备的如何,不看看总不得心安,可又不乐意就这么走了。

正想着人倒是回来了,见黄濑凉太来了唤声“大哥”。

黄濑凉太自偏殿那日起,时时记挂着当日二妹的那句话,这个事儿惹的黄濑凉太不自在,可自家妹子感情又是亲的,找个日子过来看看总觉着像是能得个什么话儿,黄濑幸子却是个什么都没事儿的样儿。

坐了会儿心里琢磨着府上的置办,起身准备告辞,又说了两句热络话,黄濑幸子末了道,“明日皇上宴款群臣要跟爹爹说少喝些,想大哥也不会有时间来看我一看了,大哥也留意着自己的头疼病才好。”

黄濑凉太点点头,像小时候那样抬手想摸摸小幸子的脑瓜顶,被躲了开。

“大哥也不用想太多,那块玉我能记住,就因它放在礼单上显得太贱价了,这么多年过来,再怎么这事儿我也多少明白出来点,可我今儿个还是在这,大哥又何须担心?”

黄濑凉太盯着他从不曾认识般的二妹,说不出话来。

“只这个事儿若是我能猜着些,那皇上又何尝不能?这样挺好的,能保了爹爹和娘,保了我们黄濑家。”

“小幸子……”

黄濑幸子抬起脸,笑了笑,他这才发现妹妹早有了大姑娘的模样。

“就当还你小时候替我挨的那些板子了。”

 

腊月二十三,小年,天晴,风大。

龙恩浩荡,傍晚设宴斜阳殿,殿上灯火通明,琴瑟萧萧,丝管齐鸣。

太子因大婚在即连日操劳,身体不适提早告退,黄濑凉太官阶所致,坐于外殿,火盆足,酒水暖,却终是不忍见风头疼的毛病,草草离场。

水榭回廊,亭台楼阁,雪还是落着些屋檐房角造景,道上却被清的洁净,只剩石板路,他这头疼得顾不上细看,又有点酒气上来,绕着绕着半晌竟绕到了东宫门口。

这会宫人大都聚在斜阳殿伺候,周围冷清不少,黄濑凉太站那儿呆了会儿也没见着个什么太监侍卫能领自己走个道,倒是远处的喧闹隔了重重宫墙依然人耳,听着到叫人落得孤单。

眼前朱红门扇被推开半叶,黄濑凉太刚想叫人,禁军打扮的侍卫先上来施礼,“太子殿下正找您呢。”

黄濑凉太就这么被拖进偏殿。

几年没踏足的地儿冷不丁隔着没几天进来两次,黄濑凉太挺感怀的,往屏风后一站就见那人在回廊上独自小酌,桌上放一壶温酒,几碟小菜,却摆着两只酒盏,架着两双银筷。

今天刮西风,这回廊口便朝西,风窜不太进来,火神大我又把桌子布在南侧,风更是还没兜转便就出去了,黄濑凉太总不至那么遭罪,可也没什么心情陪他喝酒。

见人落座,火神大我把火盆往黄濑凉太那边踢了踢,又被人踢回来。

火神大我没再驳回去,端起酒盏一饮而尽。

“今天你二妹来看我,跟我说你知道了。”

黄濑凉太拿起镂着繁复花纹的温酒壶给火神大我满上。

“怎么?生我气呢?”

黄濑凉太继续斟酒。

“这次不说臣不敢了,看来是猜对了。”

黄濑凉太放下酒壶,“是臣自作自受。”

火神大我示意黄濑也喝,“那到底是我父皇,捏着天下的心机,早被看出来了,什么自作自受,只你并不知情罢了。”

这倒是想都没想过的。

“陪我一起喝几杯吧,再不几日你便该南去,大抵是见不到了。”

黄濑凉太牵着宽大的袖口给自己倒了杯酒,贴着杯沿儿抿,“我对不住小幸子。”

“对不住她的是我。”

“殿下……”

黄濑凉太喃喃着去捉太子捏着酒盏的手,他想自己是不是喝多了?明明宴席上没喝多少。头疼呢?好像没什么感觉了,那是醉了?

只这触感,如十年一日从没变,肿胀的僵硬的冰冰凉,若有烛火兴许还看得出发红的手指。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事儿,你做不来,我也不行。”

黄濑凉太松开手,想起那年这人的手如火般炽热而自己也是这么捉着只这样的手放在自己掌里,美其名曰想让那人温暖自己结果却捂着捂着整个人就凑了上去

——————————————T.B.C——————————————

评论

© 大我my天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