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我my天使

❤大我是天使啊

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我不该想尝试古风都是我的错orz

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完结.....

如有雷同纯属我的错【你们是不会懂我看了多少古风文才写出来的qaq



2.

启明星滑落至宫飞角斜沿,正殿门开,朝臣鱼贯而入。

地是石头的,泛着寒气,殿上燃香、灯油、暖火,却也驱散不走多少清冷意,金子做的物件都泛着姜黄的乌光,黄濑凉太觉得冬天的正殿堂里盘丝洞似地不舒服。

还不抵三王爷那冷飕飕的小水阁,起码有丝活气流窜。

昨晚那会儿虽闹头疼,也没耽误他说上笠松几句,眼见百年檀木攒出来的极品扇子变柴禾,随口问了句,拿扇子出什么火。

笠松将自己的杯子斟满酒,幽幽道,那扇子,是他当年画给我的。

这你也敢扔?不怕被安上个什么罪?

笠松倒是笑了,你知我知,是你准备找个什么罪名给我安头上吧。

没等黄濑凉太开口,笠松收了笑,你这话不对头就打岔的性子特别不好。

黄濑语塞。

这话,那人倒是也说过。

日子久了,竟有些不真切,大抵是太子妃刚被治了罪那会儿,那人搭了披风,独个儿坐在东宫寝殿外的小回廊。

二月雪声簌簌,旁的小太监捧着暖手炉却不敢上前,见黄濑凉太站在回廊尽头,赶紧的奔了过去。

那会儿廊下那人刚及弱冠,身体挺拔高大,远看去被大红的廊柱遮的也只能见个明黄的袍子角,黄濑凉太滞了片刻,便提脚来了。

那人闻声侧首,见了便笑,你怎么来了?

黄濑凉太做了个偮,爹来述职,我便跟着来了,叫我过来这跟殿下请个安。

那人听完也不做声,继续坐在那儿看着白皑皑的鹅毛雪花落得满地满墙头,深红色的发红色的眼睛,冻的有些发白的脸,一双手揣在翻毛披风里,弯曲的腿掩在明黄的袍子下摆,不知怎的,给人画中人的一种感觉。

黄濑凉太看得有点愣怔了,要不是身后小太监打了个喷嚏,还回不过神来,可这一惊,又觉自己失态,一时情急,干巴巴慌张道,太子妃的事情,还请殿下莫要太过难受。

那人这才正眼瞧了瞧黄濑凉太,缓缓开口,我难受什么呢?

黄濑凉太,这……

她喜欢我那个人,这是说不得的,她清楚明白却要枉顾他人。

黄濑凉太微低着头,缄默静听。

这么多年,对他再无情无义,也知道她并不容易,她但求一死,我成全她也算是了她一个心愿。

那人站起身,伸手要过小太监手里的暖手炉,黄濑凉太这才发现他手指冻的已经通红肿胀。

可他并不想就这么葬却了自己一生,却还是不得不被贬去守皇陵。

那人顿了下,接到。我难受,因为我发现我纵然身份如此,也不能够给一些事情来个十全十美。

殿下仁心宅厚,已十分难得。

头上却传来一声轻笑,连你也要在这时拍我的马么。

黄濑凉太抬头,火神大我抱着暖手炉看着自己,不像有怒意,便宽了宽心,道,一起捉虾捞鱼那会儿冒失众多,还望大殿下海涵。

凉太,你这话不对头就岔开了话头的性子,其实当时不招我待见的,还是我跟你,然而你现在就要落得这么生分不可么?

 ————————T.B.C——-——————

评论
热度 ( 4 )

© 大我my天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