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我my天使

❤大我是天使啊

我托马就是个不会标题的废物

纯属神经病的产物,看了一堆的古风文如有雷同全是我的错orz

能够接受并看下去的我敬你是条汉子!

不喜欢的可以直接点×这才是正常人的感受【。

 

 

 

 

 

 

1

 

梆子敲四更,皇城四下还是伸手不见五指,烟水街的豆腐坊数一数二的赶早,这会儿连点烛火也还没。官道上走着一波又一波的六抬轿,从城北朝斜里去,白汉玉雕刻的石拱桥上排成一顺溜,过了护城河,进到宫门里外面就看不见了。

黄濑凉太坐的轿子排在最末端,晃了半天好容易稳当片刻,支着额阵阵难受。

昨晚跟将军喝酒,酒是桃花酿,浅香醇芬不醉人,喝酒的地界却不大好。将军新盖的阁台在二层小楼上,倚水傍湖,夜风带着湿气吹一吹,黄濑凉太这酒气就忽悠悠的上头了,偏他还有个见风头疼的毛病,做起来比这酒劲还磨人。

将军见了到着笑,拍着额说对不住了对不住,忘了你这毛病,唉,代长兄说句愧疚、愧疚。

黄濑凉太苦笑,他这毛病,的确是因了太子落下的根。

笠松折扇一敲石头桌,青玉盏里的酒水漾了一漾,又道,你对他,总是特别厚道。

一阵夜风吹过,冬天里湿冷湿冷的,黄濑凉太拨了拨脚边的炭火盆,半晌道,他是君我是臣,待他本该倾心尽力。

笠松像是没听到,自顾吩咐了声,两个小太监躬身进来添上俩个火盆又下去。

黄濑凉太只得开口,将军,这夜半三更无心睡眠,究竟为何事?

笠松这才引下最后一滴桃花酿,把折扇往火盆里一扔,道,你要跟他做亲家了。

 

一晃神轿子就停了,帘子被镶玉的挑杆挑开,黄濑凉太顺手扶了下官帽塌下地来。

天边见了鱼肚白,石头阶上挤满翻手雨覆手云的老头子,几个腿脚不好的还得内务太监搀着,唯几个三十来岁四十出头的,算是年轻的,被冷落在偏僻处。

可等黄濑凉太一出现,几个年轻相熟的就赶着往中间来迎,抱拳躬身,例行客套。

这些黄濑凉太都习惯下来了,按部就班的。

老百姓说,什么王八爹就有什么龟儿子。

当大官的老子定有个当大官的儿子就是这么个理。

黄濑凉太的爹一届三朝元老,堂上位列左首,天子脚下只一步。

那是他爹,却也由不得他缩在什么犄角旮旯。

当年那人还懒散的倚着廊柱说,大和殿是群老头斗戏的台,牡丹园就是我们这群小的乱圈拢的地儿。

那时他已能琴棋书画,却不会四书五经,他擅长齐身寸兵器功夫,檀木架子上的兵法卷却一碰就要睡着。

黄濑凉太若不应了他去同捉塘中锦鲤,还要被他嘲。

只那人嘲起人来特别着火,也不冷言冷语,也不故意冷落,看着你皮笑肉不笑哼哼几声,让黄濑凉太浑身难受的紧。

同父亲讲就得被教训,久了黄濑凉太倒也偷着法子随人去胡闹几次。

牡丹园是什么地方,那是太子的寝殿里的大园子,看着普通的小塘,里边的锦鲤却都是南边儿属国精心贡上来的,就说那红斑金纹的几条,个个养在碧绿的海水里,专门有人每日换水守温,吃的鱼食儿是掺金粉和甘草丝儿的,这样养出来才不腥重、纹色好,再差人一路从南向北运过来,很是大费周折。

那时到底年纪小,起初不懂规矩,那人去捉几次见有趣,也去捉,偏被逮着了,最后被爹按着磕头谢罪。

那人的爹倒也不计较,罚了几个银钱赐了平身,笑说大我就是玩性大。

黄濑凉太偷眼站在皇上身边的那人,有点不抵平常的劲头儿,怏怏的,估计也是被罚了,心里本来是恨的,却就这么有点怨不下去了。

那回回府后受了一顿板子带到爹面前,只被训了一句话。

记着,他是你这辈子都攒越不得的人。


评论 ( 3 )
热度 ( 4 )

© 大我my天使 | Powered by LOFTER